必富娱乐登录-再见了,我的高中生活(留学记)

就这样高中毕业了,思绪瞬间把我带回到两年前。

那时,我刚到美国读高中,适应期异常缓慢。室友很是优秀,来自同辈的无形压力也增加了我的自卑感。但室友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虽然“毒舌”,人却很好,与其相处,让我的稚嫩渐渐褪去。再加上一人在外读书,自理能力逐渐提升,时光流逝,我渐渐变得成熟。

我下定决心要做些什么,当个不平凡的人。今年年初发起 “武汉加油·北美留学生组”志愿者活动,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最明显的是因为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导致我脱发了。但跟小伙伴一起工作的日子虽然辛苦,却非常值得怀念。

从学校的储物柜取走了剩下的物品:工程课完成的3D打印作品、11年级创作巨型油画时用过的皱得不成样子的笔刷……零零散散的物件总是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在这个学校读书时的点点滴滴。从来没想过,毕业、离别两个词会来得这么快。

汽车缓缓驶离学校,耳机里播放的是离别之歌。是啊,高中就这么走到了最后。那时,很多朋友都选择回国了,但是我却不知道为何,想留在美国静静地度过毕业季的最后一个半月,也想静静地等待申请大学的结果出来。

本来在高中的最后一个春假选择了和学长一起到巴黎旅行,但是因为疫情,计划只能搁置。待在家里无事可做,我开始翻阅起堆在角落里落上灰尘的书,看了那些早就想看的电影。大学申请结果像雪花般在那段时间无规律地躺在邮箱里,刚开始看到申请结果,我的心跳总会加快,但后来也能做到内心平静。

距离上述场景已经过去4个多月,我也于6月毕业了。毕业没有想象中的感人或者具有纪念意义。坐在家里再熟悉不过的书桌旁,看着脸书上的毕业直播,没有在礼堂里大家一齐坐在挂着气球的椅子上的场景,没有领毕业证握手拥抱的细节……这一切让我感觉有些不真实。当直播结束的那一刻,突然发现我的高中生活就这么结束了。

我还记得当时跟父母吵着闹着要出国读书的那个时候,对未来还没有明确的规划。但是到美国读高中后,随着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多,我对未来开始有了清晰的认识。如果说成长是一个蜕变的过程,高中生活真的改变了我。

毕业了,突然有点不舍得离开曾经待过的地方,在这里有许多酸甜苦辣的回忆。这个地方见证了我的第一天通宵复习、写论文,也见证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各种各样的故事。很多故事在记忆里生根,很多场景再不会重现……所有的一切在这个夏天就这样结束了。

毕业了,大家各奔东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在曾经就读的学校和好友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看电影、一起促膝长谈。

还记得去年11月的时候,我们4个好朋友在家里做火锅、烤棉花糖、烤红薯,喝着热巧谈天说地。还记得那晚佐伊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喜欢放《十年》这首歌,不知道10年后的我们会变成什么样。”不要说10年,1年以后我们就会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学校上着不同的课。

我们嬉嬉闹闹,互相怼来怼去,却收获了友谊。从刚来时我无法融入群体到现在大家像一家人,时间是最大的力量,但是时间也会把我们分开。我能做的是把这短暂的两年藏进记忆的深处,把过去的画面充实,把过去的故事唱响。

还记得跟初中同学毕业旅行时听到的《岁月神偷》:“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 是啊,时间过得很快,还记得10年级刚来美国时候的青涩,还记得跟室友在一起的点滴……回忆多得数不过来。

也许毕业是句号,但是我要把句号改成逗号,让我们4个好友的故事继续,让我的思绪悠悠忽忽回到原点。(施煜程)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7月16日   第 08 版)

责编:耿佩、张婧妍